相关文章

塑胶跑道有毒 橡胶跑道顶上?有学校尝试橡胶跑道

南都讯 记者卫佳铭 饶丽冬实习生王洪春 张雅婷 

自去年10月起,北京、苏州、无锡、南京、常州、深圳、上海等多地校园毒跑道问题被媒体曝光。“跑道有毒”,关于孩子身体健康,也牵动着全国各地家长们紧张的神经。

昨日,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就学校塑胶跑道质量问题作出回应,称对教育部门和学校有关人员在体育场地建设过程中,因徇私舞弊、玩忽职守等造成体育场地设施不符合质量标准甚至“有毒”的相关责任人,要坚决予以严肃查处,决不手软。教育部还提出,要因地制宜选择不同的场地建设方案,根据经济条件、地理环境、气候条件选择不同的方案。

当塑胶跑道不再是唯一的选择,它有哪些替代者?它们具有怎样的性能?多年来是否有学校已先行尝试?

现场浇筑质量难以控制

南都记者了解到,根据工程结构区分,我国现有的塑胶跑道可分为现场浇筑和预制型两大类。广州同欣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陈晨向南都记者介绍,传统的塑胶跑道是现场浇筑成型的,对施工过程中的温度变化及厚度都难以控制。而预制型橡胶跑道则是一次成型,只需用特制的胶粘剂将其粘贴在基面上即可。“就像装修房间,现场浇筑型是使用油漆进行现场调制后刷地板,而预制型则好比直接铺了一层地毯。”陈晨说。

陈晨称,除了天然的沙土和草地,现代跑道可分为聚氨酯类塑胶、预制型橡胶卷材和水性塑胶,其中聚氨酯类和水性塑胶在施工时都需要现场浇筑。近期频频“出事”的正是聚氨酯类塑胶跑道,它也是目前在我国使用最广泛的跑道原材料。

具体而言,聚氨酯类是由多异氰酸酯和聚醚多元醇或聚酯多元醇等扩链剂或交联剂等原料制成的聚合物。厦门大学材料学院教授熊晓鹏告诉南都记者,聚氨酯本身并没有问题,但供应商在施工过程中为了降低成本,往往会在配方中改变科学比例。熊晓鹏说,没有反应完全的T D I当遭遇高温天气或紫外线照射,便会加速释放出来,对人体造成危害。这也解释了毒跑道问题在夏季集中爆发的原因。

实际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体育教师王哲广在2004年就曾在《环境保护》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T DI聚氨酯塑胶跑道的危害性,包括施工时会向大气中释放有毒化学气体,对人体的呼吸道及肺部造成伤害等。

由于T D I聚氨酯跑道的铺设可根据投资的多少在原料上加以调整,对于投资低的T D I聚氨酯跑道可用多加填料的方法进行施工,如将陶土的填量加大、掺入大量胶粒等。一些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在配方中加入大量陶土,并使用廉价的石油工业的副产品石油碳5等作为橡胶配合剂,这种物质不仅毒性大,而且铺设的跑道气味重,使环保性能进一步降低。

橡胶换塑胶 躲避毒跑道

在福建省晋江市池店镇西部的一所乡村小学里,孩子们却幸运地躲过了这场“风暴”。晋江市池店镇茂厝小学的林校长告诉南都记者,他对塑胶跑道有毒早有耳闻,最终在与村里、镇政府协商之后决定改用相对环保的橡胶跑道。

林校长向南都记者介绍,去年5月,茂厝小学开始新操场的修建。但在选材上,林校长却犯了难。“一开始我们也想用塑胶,比较便宜,橡胶造价要翻番,但塑胶跑道的味道实在太大了。”林校长说。

陈晨告诉南都记者,目前预制型橡胶市场价格每平方米350-380元,水性塑胶每平方米200元以上,聚氨酯类塑胶标价多在200元以下。而山东省莱州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学校长告诉南都记者,正规的跑道成本应该在每平米1000元,目前该地区铺设校园跑道的成本价仅为该数据的十分之一——— 每平米100元。低廉的价格显然是聚氨酯类塑胶跑道盛行的主要原因之一。

南都记者注意到,早在2003年第二届中国学校体育科学大会上,已有专家担忧学校铺设的塑胶会释放有害气体并呼吁“必须尽快终止学校体育场地铺设塑胶跑道的做法”。此后,类似报道断断续续,直到2013年9月,一则新闻爆出长沙市黄兴小学疑似塑胶跑道熏坏学生,不少老师和孩子们不同程度出现了头晕、咳嗽、流鼻血等症状“毒跑道”吵得沸沸扬扬。

最终,林校长在与村里、镇政府协商之后,决定改用预制型橡胶跑道。“橡胶比较环保,虽然投入的资金多一点,但是质量要好一些。”

类似的例子还能在湖南省宜章县找到。宜章县第一中学去年也铺建了预制型橡胶跑道。宜章县第一中学总务处吴主任表示,去年为迎接梆州市运运动会,学校特地铺设了橡胶跑道。

吴主任说,虽然预制型橡胶跑道比塑胶跑道价格更高,“但考虑到第一它环保,第二使用寿命更长。”吴主任表示,预制型橡胶跑道保守估计一般可以用10年以上,但塑胶跑道只能用10年左右。

声音

专家:塑胶跑道最大问题在于施工

由于毒跑道问题频遭曝光,有人呼吁学校重新使用煤渣跑道和水泥操场。对此,广州同欣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陈晨表示并不赞同。他告诉南都记者,煤渣跑道的原料是工业废渣,对于环境和健康来说都不利,而水泥操场毫无物理性保护,也不适合学生进行体育运动。

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任俊也表达了相似看法。“目前塑胶跑道最大的问题还不是原料,而是施工过程的监管及事后检测”,任俊表示,不同塑胶跑道的特性不同,应当根据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环境要求、不同用途,因地制宜地投入使用。

南都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家在塑胶跑道产品有关的标准有分体育和环保两个方面,体育标准有国家标准《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1部分:田径场地》、《合成材料跑道面层》,环保性能方面的标准有《室内装饰装修材料胶粘剂中有害物质限量》、《建筑防水涂料中有害物质限量》和《环境标志产品技术要求防水涂料》。

任俊认为,国标目前对有害物质的控制并不齐全,他建议在产品标准的验收要求上,增加有害物质的相应参数。

而在学校如何选择供应商的问题上,任俊认为应明确质量标准,运用合理的低价中标原则。陈晨表示,应当结合供应商报价与综合评分共同进行考核,调研及参考供应商以往的业绩,咨询或聘请专业的体育设施技术机构提供技术把关服务。“‘最低价中标’在塑胶跑道的采购上当然是不合理的,不应让劣币驱逐了良币,这次‘毒跑道’事件的再次爆发对于行业而言无疑也是一种警示和重新洗牌,如果不及时治理将会导致整个行业的退出。”陈晨说。